当前位置: 云顶最新网站 > 云顶政治人物 > 正文

电话诈骗老手段骗2500万

时间:2019-11-29 01:45来源:云顶政治人物
缴获作案手机47部 嫌疑人用这些卡作案,骗取巨额钱财 电话诈骗,老掉牙?但你猜猜中招的几率有多大? 海都闽南网讯落网诈骗团伙头目告诉你:10%的人会上当;一旦上当,骗子会将

图片 1

缴获作案手机47部

嫌疑人用这些卡作案,骗取巨额钱财

电话诈骗,老掉牙?但你猜猜中招的几率有多大?

海都闽南网讯 落网诈骗团伙头目告诉你:10%的人会上当;一旦上当,骗子会将你“榨干”。

去年11月,泉州、惠安警方联手,摧毁三个团伙,其中,两个团伙负责诈骗,一个负责异地“转账”,总涉案金额达2500多万元;19人落网。到昨日,19人被惠安警方移送检方起诉。

落网后,诈骗头目讲述了电话诈骗的几多秘密,分析为何很多聪明人仍然上当。

大案回放高考后被骗3万多骗子伪装了账号

小任今年20岁,家住惠安紫山镇。

去年8月,小任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女子称是“泉州市教育局的工作人员”。通话中,她先跟小任“核对了身份证号”,还“核对一下简历”。对方说,“你是惠安人,刚高考完,马上就要上大学”。经过核对,小任相信了女子的身份。

随后,女子言归正传,说根据国家招考政策,上大学可获现金“补助”,但要考生和惠安财政局的“王主任”联系。随后,“王主任”教他先后将两张银行卡在自助柜员机操作,与“财政拨款银行连接即可领取”。不过,次日小任查到的则是,两张卡内的3万多元被转走。

小任很纳闷,对方并没有说过任何账号,也未要求输入多少金额。

原来,“王主任”所报给的“财政拨款银行专用链接码”,就是诈骗账号,而要求输入的“验证码”、“退款编号”等,则是转账金额,实际上是小任自己完成了转账操作。这期间,小任第一张卡余额转完后,“王主任”谎称操作失败,骗小任借来另一张卡再次转账。

2011年8月下旬起,惠安先后有20多名群众遭相似骗术,受害者多为当年高中毕业生或其家长。

案子牵出3团伙5路警方抓19人

警方调查发现,诈骗账户的钱到账后数分钟即被从外地银行取走。进一步侦查,锁定作案者为一伙安溪嫌犯。

去年11月,由泉州市、惠安县两级公安抽调50多名刑警组成专案组,分为5个抓捕组,在泉州市区、安溪、莆田、厦门和江西同时展开抓捕行动。11月17日晚10时同时收网。在江西吉安市,民警从3处租房内抓获刘某丁等13人,是负责打电话的。其他4地抓捕组则抓获另6人。共缴获笔记本电脑10多台、银行卡近800张、手机47部,扣押赃款37万余元及作案用小车3部。

警方历时3个多月,围绕所缴的近800张银行卡展开调查取证,查明了3个团伙。

其中,以刘某丁为首的团伙,成员多为安溪内坑、长坑人,自去年9月起在江西诈骗。根据其赃款取款方式查出上官某江团伙。这伙人自2010年初以来,为数个诈骗团伙取款,金额2300多万元,受骗者过万人,分布全国20多个省市。

而上官某江等人的提款“服务客户”中,又查出黄某义为首的厦门诈骗团伙。自2011年8月以来,他们诈骗数千人,涉案金额200多万元。

诈骗流水线分类网购身份信息

小任为何轻易被骗,第一关就是骗子准确掌握他的个人信息。

诈骗团伙头目刘某丁称,“生意每做一段时间就需要买钓饵”。刘某丁通过网络,从售卖各类公民身份信息的人处买资料,对方再通过QQ将资料打包传给刘某丁。其每次购买的量不一,存货快用完前,就补充购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信息已经被打包分类,而且价格不一。

刘某丁专买有作案价值的信息,如,学生每条1至1.5元,摩托车主每条6.5至7元,汽车主每条7元。除电话外,这种信息相当齐全,学生的包括其姓名、就读学校、身份证号等,车主信息包括姓名、购车时间、车型、车牌号等。

男女“分角色”行骗

2011年8月以来,刘某丁等在江西省吉安多处地点,以同村老乡等为基础,人员分成3组,提供食宿。

其中,团伙各成员在具体行骗过程中分工明确。团伙中的女性成员,主要冒充车管所、教育局、国税局等单位工作人员,通知受害人“教育退费、补助”或“购车退税、补助”等,再由团伙男性成员扮演相关机构负责人等,诱导受害者转账操作。

10%的电话会成功

负责“通知”环节的女性成员,每日上午8点至晚上9点间,每人能拨100多通电话,团伙一天则至少骚扰千余人。

团伙头目交代,拨出电话后行骗成功率约10%。虽9成人能识破,但剩下这一成人,则被他们竭尽全力榨干,少则数千,多则上万。刘某丁交代,诈骗所得的12%是团伙成员的“工资”。“工资”按计件来算,骗得越多,赚得越多,有成员每月可分约两万。

取钱团队“专业诚信”

诈骗网络中,上官某江等负责取款。

这一团伙讲究“专业诚信”,手握大量银行卡,并将卡号提供给诈骗团伙使用;赃款到后,迅速取钱或转账,按诈骗金额5%抽取后,再通过无卡存款方式,将余款汇给诈骗团伙头目。

取款团伙头目上官某江,最初也为诈骗团伙的小喽啰,负责取款,后改行组团专门取款转账,既方便获利,又让取款人放心。其“业务”量大,同时为多个团伙取款。

为何就被骗?要么好事,趁你贪

贪,是最常被利用的一种心理。骗子许以“好事”,将受害者诱至陷阱。

所谓“好事”,则许以“分红”、“退税”、“奖金”等,又或许以“无息贷款”、“考试答案”等信息,诱骗“保证金”、“定金”等;一旦有人上钩,即要求其提供卡号、密码等信息以便发放款项,继而转走卡中钱。

要么坏事,趁你慌

怕,是常被利用的另一心理。以受害者担心、害怕的坏事,使其惶恐,情急之下将骗子的话当作“救命稻草”。

坏事,例如骗子称受害者遭起诉、涉嫌洗黑钱等,需缴纳“调解费”、或转账“洗白”等。又冒充老师、医生,称受害者亲人等遇人身意外伤害;或短信冒充亲密者发生嫖娼被抓等意外情况。

聪明也上当?

区分人群,他知你“口味”

骗术并不新,但常有人上当,甚至不乏一些聪明人,一些知道这种骗术的人。

警方表示,电信诈骗者行骗之前,功课是区分对象个人资料,“对症下药”。

例如,针对城市里的年轻人,骗子估摸着其会刷卡消费,则冒充司法人员、银联人员称其涉嫌洗黑钱、恶意透支;估摸着年轻人会网购,则自称快递人员,称有货到付款的包裹需签收;或称包裹内藏有毒品等物品,需要公安处理。

如果是有车一族,骗子则称“购车退税”、“环保补贴”。如果是农村户口,骗子则编出“发放养老金”等。

区分时段,别防不胜防

有些季节性或时段性行骗,则因受害者恰好有类似情况发生的可能,往往被迷惑。

例如,每年新学年开始,家长往往接到自称老师的电话,称“你孩子出了车祸在抢救,需缴纳治疗费”。

又如,当春运、英语四六级、司法考试等季节来临,骗子又“能提供低价车票、考试答案”。股市低迷时,一些股民就接到“有内部消息”等电话诱其投资。

骗子还会“与时俱进”,以国家新出台的政策法规为幌行骗。

记者调查:孩子去哪干啥 家人全然不知

17名犯罪嫌疑人来自安溪长坑几个村庄,年纪最大的为1981年出生,大多数在20岁左右,女孩子占了近一半。昨日,记者前往长坑采访,了解他们的成长、生活轨迹。希望借此给其他人以启示和警醒。

长坑乡位于安溪县西北部,距安溪县城58公里,是安溪的交通咽喉和商贸集散地。全乡26个行政村,面积192平方公里,人口8万多人。从安溪县城西行1个多小时,到达山谷环抱的长坑。

早年长坑乡闻名于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短信诈骗,近年来,随着茶叶经济的带动和公安机关的严打,以诈骗谋生的人锐减。但是,致富的诱惑还是使一些人朝犯罪的深渊逼近,哪怕有“前车之鉴”。

而且,这些嫌犯往往有两三人是堂亲,同村熟人的也不少。

两名1990年、1991年出生的年轻人刘某丁和刘某辉是这个诈骗团伙的“领导”,他们都来自珊屏村。

珊屏村人口4000多人。2005年以来,已经有近10人因为诈骗被判刑。

昨日下午3点,记者来到溪口角落,问起刘某辉和刘某丁,很多村民摇摇头表示不知情,“这都是20出头的年轻人,我们上了年纪的人很少跟他们接触。”

记者步行来到刘某辉的家。“刘某辉?”村民刘先生介绍,刘某辉3岁时父亲逝世,母亲离家不知所终,刘某辉打小跟爷爷一起生活,五六年前,刘某辉的爷爷也走了,他更加沉默寡言。

邻居们说,刘某辉独自住在全村最破败的土瓦房,种植几亩茶园。去年农历9月,刘某辉告诉他们,要外出打工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做什么。

刘某丁的家,离刘某辉有两三百米之远,是一幢内外未装修的3层楼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,刘某丁父母年轻,家境不错。

记者在刘某丁的家中见到了刘母和几位邻居。他们表示,刘某丁初中念了不到一年,便留在家中帮忙采制茶。

刘母称,去年秋茶采完后,刘某丁说要到外面开店、卖茶,但到哪里开,并不清楚。“那你们都没有关心他做什么,去哪里吗?”3人没有应答,招呼记者饮茶。

编辑:云顶政治人物 本文来源:电话诈骗老手段骗2500万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