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云顶最新网站 > 政治头条 > 正文

洛阳无人机驾驶员

时间:2019-10-31 13:14来源:政治头条
朱治金检查无人机,为飞行作准备 开栏语 他不是飞行员,却凭借手中的遥控器让无人机直上云端,他们是无人机驾驶员;一台电脑,一个人,就足以影响一家公司在行业内的发展地位

图片 1

朱治金检查无人机,为飞行作准备

开栏语

他不是飞行员,却凭借手中的遥控器让无人机直上云端,他们是无人机驾驶员;一台电脑,一个人,就足以影响一家公司在行业内的发展地位,他们是人工智能工程技术人员;田间地头,懂技术、善经营、会管理,他们是农业经理人,农民队伍中的“CEO”……

随着科技发展和行业转型升级,一些传统职业正逐渐遭到淘汰,一些新职业正不断孕育。这一新一旧,体现的是技术的升级、行业的变迁、商业模式的更新。这些不断涌现的新职业拓宽了人们的就业渠道,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。今起,本报将聚焦这些新职业从业者,带您深入了解他们的工作,从中窥探社会发展和行业变迁。

将无人机放在空旷的平地上,装好电池,检查遥控器,缓慢推动无人机操纵杆,一架多旋翼农业植保无人机便稳稳地飞了起来。今年22岁的朱治金就是遥控操纵这架无人机的驾驶员,目前他已拿到民用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。在业内,这个合格证被称为“AOPA合格证”,驾驶员被称为“飞手”。

在很多人眼中,“飞手”耍耍“小飞机”就能“挣大钱”,实际上真是这样吗?今天,朱治金带我们一起走近无人机驾驶员这个新职业,探寻这一职业背后的酸甜苦辣。

1 “飞手”人才稀缺无须担心工作难找

22岁的朱治金就读于西南航空职业学院无人机应用技术专业,目前在我市一家无人机企业——河南泽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进行毕业实习。虽然还在实习期,但该公司负责人已为朱治金提供了详细的职业发展规划,为的就是吸引他毕业后留在洛阳。

朱治金说:“我是2017年入学的,也是我们学院无人机专业的第一届学生,刚开始还担心毕业后工作不好找,后来发现这一担心完全多余。”

朱治金说,他们上学的第一年就陆续有企业跟学院老师进行咨询,表示愿意与学员签订订单式培养协议,希望学员毕业后到他们企业去。现在,班里30名同学都已顺利找到实习单位,被企业“抢”着要。未来,有的同学打算像朱治金一样做“飞手”,有的想到无人机制造企业做装配、维修工作,还有的准备创业,进行婚礼现场无人机拍摄……看到无人机良好的就业前景,朱治金的父母对他当初的选择逐渐认可。

目前,无人机驾驶员人才缺口仍然较大。近日,河南省人才交流中心对外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河南全省公共人才服务机构才市分析报告显示,随着5G应用元年的到来,高新技术领域人才需求增长迅速,人工智能工程技术员、数字化管理师、无人机驾驶员等新兴岗位需求不断增加,供给明显不足。

2 操作无人机并非那么简单专业从业者需持证上岗

泽达智能有关负责人介绍,为了满足市场需求,目前无人机人才的培养已逐渐开始规模化。2017年,全国开设无人机专业的学校仅有二三十所,今年开设这一专业的学校数量已有120多所。

无人机很难操作吗,还需要专门去上学?在很多人看来,操作无人机无非就是拿着遥控器,推推操纵杆就行,但实际上“会开”和“开得好”是两个概念。

朱治金说:“我们的课程有遥控技术、无人机电机与电调、无人机组装与调试等,涉及空气动力学、气象学、测绘等多个学科,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。”如无人机电力巡检,如果控制不当很容易被磁场干扰而坠机,而在农林植保无人机作业中,每种作物的飞防标准不同,对作业时间、农药的品种和数量、作业高度等都有不同要求。

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规定,无人机重量大于7公斤或飞行高度在120米以上或飞行距离在500米以上,操作员就必须持有“驾照”,即无人机驾驶员合格证,合格证根据机型不同和操作难度还分为不同的类别。是否有“驾照”也是区分无人机爱好者和专业者的一大标准。

考证并不容易。参加考试的人员要经过一定时间的培训,飞行时间达标后才能参加考试。考试分理论测试和飞行测试,全部通过才能拿到合格证。朱治金说:“我考的机型是多旋翼和固定翼机型的,考一个机型要花费七八千元。”

3 “飞手”年薪在10万元至20万元

朱治金操作的多旋翼农业植保无人机,可是喷洒农药的好帮手。传统喷洒农药,使用手动背负式喷雾器将农药喷洒在庄稼上,一人一天最多喷洒十亩多地,而使用无人机后,一人操作一架无人机一天能喷洒三四百亩,相当于几十个人的工作量。

“飞手”的薪资待遇怎么样?朱治金说:“以农林作业为例,市场价为每亩地10元,一个‘飞手’一天就能收入三四千元。但是收入并不固定,因为农林作物季节性强,任务也有淡旺季,有的时候活干不完,有的时候着急没活干。”

泽达智能有关负责人说,“飞手”也分行业,如航拍、农林作业、电力巡检等,各个行业收费标准不同,平均来看年薪在10万元至20万元,整体来看还是不错的,但是无论哪一行业,当了“飞手”,就注定与安稳无缘。田间地头、深山峡谷就是他们的工作现场,顶着烈日连续工作10个小时也很正常。

朱治金说:“只要有任务,就要出发,山南海北地跑。在农业作业期内,时间紧、任务重,每天都要与时间赛跑,顾不上吃饭都是常有的事儿。”

即便如此,朱治金依然乐在其中。“看着自己操纵的无人机直入云端,仿佛自己也跟着翱翔起来,这种感觉太棒了。”朱治金说。(洛阳晚报记者 郭飞飞 实习生 卢娜 文/图)

编辑:政治头条 本文来源:洛阳无人机驾驶员

关键词: